【一生必看】賴聲川導演 話劇《寶島一村》

80 - 960
    等待搶票
    開始時間:

    注意事項

    a)演出詳情僅供參考,具體信息以現場為準;
    b)本場演出1米以下兒童謝絕入場,所有觀眾憑票入場;
    c)演出票品具有唯一性、時效性等特殊屬性,如非活動變更、活動取消、票品錯誤的原因外,不提供退換票品服務,購票時請務必仔細核對并審慎下單。
    d)需要開具發票的購票客戶,請您在演出/活動開始5天前提供相關發票信息至在線客服,演出/活動結束后將統一由演出/活動主辦單位開具增值稅發票。

    演出詳情

    《寶島一村》,他們臺灣這些年《寶島一村》

    是我們這個年代話劇舞臺上的巔峰之作。盡管該劇首演于2008年12月5日,之后在華語地區廣泛巡演,但我依然會記住,2010年2月5日北京的首演我在場,如同前輩們談論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制作的契科夫《海鷗》,或者卡拉斯的里斯本《茶花女》,或者港臺影迷心目中的李翰祥版電影《梁祝》,會鐫刻在我記憶中,足夠永遠的談資。

    《寶島一村》是一幅宏大的卷軸,時間跨度近60年,從三戶人家兩代人散射出去,卷起時代的風云與不測。該劇以王偉忠的故事為雛形,講法卻是典型的賴聲川式。說“典型”似乎仍不準確。如果《暗戀桃花源》是清新雋永的散文,《寶島一村》就是蕩氣回腸的史詩;如果說《陪我看電視》是大陸版的《寶島一村》,那么,《寶島一村》則是升級版的《陪我看電視》,從情節到處理均相映成趣。

    賴聲川的拿手好戲是悲喜劇和雅俗共賞,在這里發揮得淋漓盡致。他熟諳煽情,但知道如何拿捏,催淚但不俗氣。最絕的是,眼淚還沒落到嘴邊,卻已經讓你轉悲為喜,仿佛回到性本善的人之初,因為只有嬰兒才能在一秒鐘以內迅速轉換哭笑。悲劇的雅和喜劇的俗在這兒完美無缺地融為一體,再冷酷的心也會被感染,再被電視劇慣壞的品位也能在此升華。

    《寶島一村》講述國民黨百萬軍隊及家屬撤退到臺灣后的生活狀況。這是我們不熟悉的故事,試想,有哪部電影是給失敗者拍的續集?“正面角色”“終成眷屬”后都沒有下文,何況“反面角色”?我驚訝地發現,我們原來是同一枚硬幣的兩面,雖然長時間看不到對方,但好多地方驚人的相似。劇中人的遭遇,無論是上頭那些自欺欺人的許愿,還是受到的懷疑或對幸福的期盼,都離咱們那么近。本是同根生,是政治把“杯具”一家家一戶戶強加于每張餐桌。

    滲透全劇的是一個“家”字。戲開場不久,大家聚在一起吃年夜飯(1950年),唱“我的家在東北松花江上”,根據星星位置判斷北京、天津、青島的方位。30多年后,趙朱周三家終于回到大陸探親,見到了失散多年的親人。眷村本身就是一個大家庭,靠一種互助精神維系著。末了,王偉忠直面觀眾,解釋說這戲是給“老家人”講的他父母的故事。那種血濃于水的情感,是任何政治說教都無法替代或比擬的。

    這不是一部闡釋立場、講大道理的戲。《寶島一村》的偉大之處,在于它超越了政治,超越了地域和沖突,回歸到人性最本質的真善美。眷村人來自天南地北,口音繁雜,甚至有完全聽不懂的,但大家在神侃中、拌嘴中、打鬧中、相愛中和睦相處著。跟村外人的關系,有一個極具象征性的細節,就是村里老太太去世后需要買一口棺材,但村民囊中羞澀,只能求村外的木工。幾十年后,老太太的女婿過世時,她的外孫(應該是編劇王偉忠的戲劇再現)去找同一個木工做棺材。村里村外口音不同,但人心都是想通的。

    《寶島一村》三個半小時,充滿了如此溫馨感人的細節。上述細節,擱在其他戲里可能會是重頭戲,是寶貝,在這兒俯拾皆是。本劇敘事宏大,但無不落實到點點滴滴的平凡中。劇中人的口音你未必全熟悉,他們聽的歌你未必都會哼,他們的遣詞造句發音你或許覺得奇怪,但看完整部戲,你會深深體會到,他們就是你從小失散的親人,是床頭吵完床尾立馬和好的伴侶。六十年的洗滌,留下的是人類的真情和大愛;再過六十年,觀眾依然能感受到這種情感的力量。

    三代眷村人的故事

    《寶島一村》講述的是1949年上百萬大陸人隨著蔣介石渡過了臺灣海峽,從此移民到臺灣這片土地上生存和生活的故事。直到2006年眷村被拆除,“回不了家的一群人”始終是這出戲的基調。

    這出三個小時的舞臺劇,只有簡單的三幕,每一幕即是一個時代的縮影。正戲從這些漂洋過海、遠離家鄉來到臺灣的大陸人領門牌開始,在三個家庭交錯上演的或幽默或荒謬的人生中,營造出了移民三代人對待故鄉和眷村情感的變遷。

    賴聲川用三個多小時的長度、三幕戲講了1949年到2006年間跨度近60年,涉及三代人的這些“軍人和軍眷”的人間離合、心酸悲歡。可能看完這出劇,觀眾就會發現,這三個房子搭成的“囧”字,就不再只是他們自己的離愁、顛沛、不得團圓,而成了我們大家的。從這個劇首演至今,已經有七年了。《寶島一村》里演繹的第一代眷村人,大多過世了,但是有這樣一部經典的劇一直演在大陸,就像是他們曾被困厄在臺灣四十年的魂魄,能有機會可以一再地回來訴說。

    眷村的回憶,從天津包子香味開始

    故事一開始從國民黨士官及家眷領門牌號開始。當時眷村有不同等級,比如軍官就可以住好一點的房子,而普通士兵,則被安排在差一些的房子里。《寶島一村》的故事背景,就是發生在條件最差的空軍士兵眷村里。在發門牌號的檢查站,有人為了搶到住房,冒名頂替別人的名字領到了房子,也有人沒有分到房子——三戶人家中的一戶小朱,就因為沒有房子,懇請在分到房子的老趙和周寧兩房中間的空隙里,搭一個所謂的家。也許是不忍看到小朱身懷六甲的妻子露宿街頭,兩戶人家居然同意了這個無禮的要求。于是,在門牌號98和99中間,又多出了一戶。最搞笑的是,小朱家中央,還有一根粗大的電線桿,苦中作樂的小朱還做起了額外的營生——幫別人接電線順便偷公家的電。(據說小朱家的原型就是當年李立群的家。)

    到了過年,來自大陸各地的眷村人也帶來了各地的飲食文化,思鄉之情伴隨著懷念冰鎮酸梅湯、山東大蘿卜和湖南臘肉開始。劇中有一段是講述臺灣姑娘向天津老太太學做天津包子。老太太教姑娘,包子餡的菜與肉比例,冬天要肉六菜四,夏天要肉四菜六。賴聲川說,他們在每場結束都會派發給觀眾一個熱氣騰騰的天津包子。“這成了我們的一個傳統,代表著眷村的味道。”

    在戲里面看到自己的青春

    “每一場都有觀眾在現場哭。”賴聲川說,“有個老太太哭到完全停不下來,一路哭,哭得很大聲,全場的人都想安慰她。演出結束后,我在后臺見到她,完全不認識她,她抱著我說:‘你寫了我的故事。’對我來講這真的也是很特別的體驗,就等于是在替我這個時代寫歷史。”

    在某一次《寶島一村》演出的過程中,同樣也有一個老太太,演出結束以后無論工作人員怎么勸說,她就是坐在臺下不愿離開,原因是戲中有一個角色,讓她覺得演的就是自己。她看到自己的青春和故事又來了一次,那是怎樣的似曾相識和失而復得?然后這些東西一剎那又沒有了,四五十年在三個小時中就過去了,你會真的舍不得。”

    談到這部劇的高明,那就是它同所有優秀的、涉及歷史題材的作品一樣,導演的著眼點不是歷史史實,而是史實中的人。很顯然,在這部劇的創作中,賴聲川摒棄了渲染“一年準備、兩年反攻、三年掃蕩、五年成功”這樣的政治口號,也不是用人去演這些僵死的思想——不像很多大陸的話劇那樣。他用的是吃年夜飯、從北斗星找家鄉、四人聊天、買棺材、防空洞、留聲機事件、自制馬桶、兩家吵架這樣的溫熱場景,表現“抽象的情感與情緒”。

    《寶島一村》這七年

    2008年12月5日臺北兩廳院首演到2009年11月22日《寶島一村》在臺灣演出共計49場。從2010年1月5日登陸大陸首演以來至今已經演出了91場,按照每場2000名觀眾計算已有近30萬觀眾看到此劇。

    從首演至今《寶島一村》已走過七個年頭,而去7月該劇也曾在美國舊金山、洛杉磯、休斯頓、紐約等地進行巡回演出。而2016年《寶島一村》還將在北京、上海等多座城市延續著它的巡演歷程,繼續創造新的歷史。正如,晚清國學家王國維曾說:“藝術在描寫人生之苦痛與其解脫之道。”《寶島一村》和最偉大的《浮士德》、《紅樓夢》一樣,正是這樣的藝術作品。

    最新資訊 合作招商 聯系我們

    版權所有 ? 2003-2019 永樂票務

    |

    |

    万博彩票-万博彩票网站-万博彩票App 五分快乐8-首页 五百万彩票-五百万彩票网站-五百万彩票App 大发10分彩-首页 分分快三-官网 湖南幸运赛车-官网